美食

“过劳时代”里,如何做不愿奋斗的日本人

作者:admin 2019-05-03 我要评论

2015年12月25日,24岁的高桥茉莉从电通女员工宿舍四楼一跃而下,结束了她每月加班100个小时的人生。高桥毕业于日本首屈一指的高等学府东京大学文学部,大四就得...

日本佛教圣地高野山、比叡山的深处有一群企业设立的墓地,这里供奉着为企业做出重要贡献的奠基人,也供奉着为企业奉献了一生的普通员工。这些墓大多是日本泡沫经济崩溃之前的鼎盛时期建立的,大部分墓地并不掩埋骨灰,而只是供奉名字,用来“告慰英灵”。本书讲述了多家企业在历史巨变中的沉浮。繁华落尽,今天的日本人将如何看待那些为了国家和企业的高速发展“英勇捐躯”的“企业战士”呢?
【作者简介】一本秋刀鱼:解析日本文化的书探事务所。成员曾供职于《每日新闻》社、学研社、Kindle及iTunes团队。(微博/微信公众号:一本秋刀鱼)

首先,任何生意都要以盈利为根本。中村对自家牛排盖饭的口味非常自信,不愁卖不出去,所以营收的要点就放在原料成本控制上。比如进货,牛排用的是高级日本产和牛,一次性进货整块牛肉可以大大降低成本。但做牛排盖饭只能用腿肉最好的部分,那么剩下的边角料就用来制成汉堡肉饼,保证所有原料物尽其用,没有浪费。
与底层劳动者相比,这些“奋斗者”并非没有议价能力,也完全能够找到没那么辛苦的工作。但他们一边抱怨着工作苦,一边说自己是“不得已而为之”。对他们来说,不能维持“有品质的生活”,实在是在人前抬不起头来。
《金钱教会我》
日本过劳问题研究专家森冈孝二在其著作《过劳时代》(岩波新书精选系列)中提到,英语中本来没有“过劳死”这个单词,后来吸收了日语发音“karoshi”创造出一个新词,已经被《牛津英语词典》在线版收录。“过劳”就像“泡温泉”“赏樱花”一样, 作为一种“日本式生活”为世界人民所熟知。
2015年(高桥事件同年),时任电通社长石井直与马云合影。图片来自:体育产业生态圈
店里有员工说:“我一直在餐饮业打工,到了这里,才第一次有时间回家帮孩子洗澡呢。”“终于能够一家三口一起吃晚饭了。”还有一位男性员工,来这里工作以后谈了女朋友,结了婚,还享受了陪产假待遇。
森冈孝二在《过劳时代》中分析了现代人超时加班背后的主要原因。
杂志《AERA》和日本雅虎发起过一次关于过劳的网络调查,其中有一个问题是“是否因工作引起健康问题、家庭矛盾,乃至造成个人生活的崩溃?”受访的2800人中有2100人回答:“有过”。
罐装咖啡和日本人“热爱工作”的文化密不可分。日本罐装咖啡市场占有量第一的品牌“GEORGIA”(日本可口可乐公司下属),就把“工作的意义”作为广告宣传的方向。 “GEORGIA”的电视广告里,人气男演员山田孝之扮演了从蓝领到白领各行各业的工作者,他们在辛勤工作的空隙灌下一听咖啡,品味着工作的辛苦与甘美。
工人投入时间和精力生产出来的东西却并不属于他们、自己,而是属于雇主;不仅如此,他自己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也不属于他自己,而成为雇主花钱购买的东西。因此,他为企业创造的价值越来越强大,他失去的也就也多。只有工资可以为这种创伤带来少许抚慰。
日本大型广告公司是过劳“重灾区”。广告行业竞争激烈,为控制人力成本,让每个员工承担尽可能多的业务是不言自明的规则。高桥事件发生后,业内人士纷纷发言“揭露内幕”。一位就职于博报堂(日本排名第二的广告公司)的匿名女员工称:“一个人负责十几二十个项目也是常有的事。”
因为经济整体不景气,现在很多日本家庭仅靠丈夫一个人的工资,其实很难维持日常开销,于是妻子也不得不抽空去找一些短时间的临时工。《过劳时代》里面有一个例子提到,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想招一些夜班临时工,原以为这个时间点能来的应该是身强力壮的大学生,没想到来应聘的大多数是30来岁的家庭主妇。白天她们要照顾孩子、做家务,只有晚上等孩子睡了,托付给爸爸,自己才有时间出来干点活。临时工是按时间计费,固然谈不上加班的问题。但要知道,来上夜班之前,这些主妇已经在家操持了一天家务了。
(松崎教授采访与调查数据见杂志《AERA》 2016.10.24)
所谓“有品质的生活”,一言以蔽之就是要花钱去消费。为什么“消费”如此重要呢?森冈引用美国学者斯格尔的研究指出,随着劳动大众的工资有了一定水平的提高,以中产阶级为核心形成了大众购买力,人们开始将“消费”作为“实现自我”的手段,进而形成了消费型资本主义。美国的消费型资本主义始于20世纪20年代,日本则从1960年代开始步入这一阶段。
按照一般的经营思路,这时候应该加把劲做好晚餐时间段,争取把营业额再翻一番了吧。但中村说,不干,晚餐时间我要回家和老公孩子一起吃饭。
据调查,高桥自杀之前的三个月,每月加班时间长达105小时,基本每天都只能睡2个小时。她在推特中写道:“想到明天还得去公司,就害怕得睡不着觉。”
这样的生活绝不会存在于“过劳”的延长线上。那么,如果向往这样的生活,人们需要付出怎样的努力,又是否愿意放弃已经得到的显而易见的利益呢?
家入一真著,千太阳译,中信出版社,2016年
小饭店的名字叫“佰食屋”,就如店名的意思,这家店每天只卖100份午餐,卖完即止,晚上不营业。菜单的品种也“极简”,只有炙烤牛排盖饭、炙烤牛排套餐和汉堡牛肉饼套餐三种,价格为1000至1100日元(含税,约合人民币60至66元),另加味噌汤、色拉两样配菜。以京都的消费水平来说,这个价位的工作午餐有点小贵,属于“今天中午吃顿好的”。
山田直树著,EAST PRESS,2018年(暂无中译本)
经过谈判,电通以支付赔偿金的方式与死者家属达成民事和解。赔偿金额没有公开,但按照以往案例推算,预计超过1.6亿日元(相当于人民币1000万元)。
要知道,日本的餐饮业可是加班过劳的“重灾区”,繁忙时期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都不稀奇,而且由于餐饮业工作时间的特殊性,正好错开了用餐时间,从业人员是没法和家人共进晚餐的。至于业内大多数临时工,他们根本不可能有社保。“佰食屋”能做到这样的员工待遇,实属难得。
“股价至上”的赢利观让经营者通过裁员获取利益。从经营者的立场来看,如果一名员工能完成三人份的工作,无疑是最合算的。优化人力(也就是裁员)意味着节约了人力成本,这会使公司的市值上涨,从而吸引到更多投资,经营者和股东双双得益。因此资本对于压榨劳动力是喜闻乐见的。虽然很多公司也有员工股票,但这部分份额与经营者手中的份额相比,实在是九牛一毛。对于基层员工,能不能抵回加班付出的劳动,恐怕很难说。
异化劳动的代价
“The Women Of The Year 2019”把大奖颁给中村朱美,是因为她开创的工作方式为解决日本社会“少子高龄化” 的难题提供了实际可行的办法。
日本社会常见的“男主外、女主内”的家庭模式,与超长的工作时间脱不开关系。由于丈夫不得不把大部分精力花在工作上,妻子就不得不承担起家务和育儿的全部责任(日本请祖辈带孩子的情况较少)。
工作这么多,完不成怎么办?自然只好加班。注意了,公司可没有强迫你,是你自己能力不行,没办法在8小时之内完成。所以你是自愿加班的哦!
或许有些读者会感到疑惑,自杀为什么也算“过劳死”呢?
被“工作狂”精神鼓动了几十年的日本人,终于开始思考,为了更好的生活,到底付出多少代价是值得的呢?
工作不应该是“牺牲”,不应该是生活的对立面。有一份工作,是人立足于社会的根本。工作维护人的尊严,而生活本身,即是最基本的尊严。
说到底,消费就是支出货币。想要在竞争性消费中持续“胜出”,就需要拥有更多货币。因此人们就会为了尽可能多赚而拼命工作。工作是为了消费,为了消费导致过劳,两者都无法松懈,于是形成“工作与消费的死循环”。
日本岩手县盛冈市 “先辈爸爸座谈会”上,几位年轻的爸爸分享了育儿生活的苦与乐。这几个家庭都是双职工,夫妻双方共同分担养家赚钱和育儿责任。如果夫妻中的一方不得不长期超时加班,共同育儿的家庭结构是不可能维持的。图片来自:岩手日报

而在一个真正富裕的社会,人们其实无需生活得如此憋屈。有闲暇时间做喜欢的事,享受恋人之间的美好时光,和家人一起欢笑……享有点点滴滴的丰富生活,才能感受到“富有”。
原来,中村在开店之初确立的经营方针就是“尽早卖完100份饭,尽早赚到今天份的钱,尽早回家”。她不愿意为了多赚一点钱,去牺牲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11玻璃钢轴流风机风量大

    11玻璃钢轴流风机风量大

  • 劳动最光荣 | 重汽济南动力有限公司MC

    劳动最光荣 | 重汽济南动力有限公司MC

  • 赞比亚总统出席援赞玉米粉加工厂项目奠

    赞比亚总统出席援赞玉米粉加工厂项目奠

  • 蕉城8型通风天窗可加工定制

    蕉城8型通风天窗可加工定制